当前位置 :主页 > 特种养殖 > 内容正文

珍禽场暴发禽霍乱的诊治

【 发布时间:2016-10-17 】

丹东市某珍禽场2002年11月全场珍禽(孔雀鸵鸟、野鸭、大雁等)发生以急性、烈性、败血性为特征的传染病。据临床症状、剖检变化和实验室诊断,确诊为由多杀性巴氏杆菌引起的禽霍乱。该病是家禽的一种急性传染病,各种家禽,例如鸡、鸭、鹅等都有发生,但由大雁首先发病而传染给各种珍禽并造成大量死亡的病例很少。该病确诊后经采取有效措施,病情很快得到控制。现将诊治过程报道如下。


  1.发病情况


  该珍禽场饲养鸳鸯42只、野鸭,140只、成孔雀109只、2月龄小孔雀25只、鸵鸟18只、非洲雁19只、大雁10只。2002年12月 12日,死亡2只大雁。大雁是2002年11月10日晚从外地某珍禽市场购进,11日开始陆续发病。死前主要症状:第一只发病大雁突然抽搐,40分钟后死亡。随后又有2只大雁排黄色稀粪,头部肿大,不停摇头,且脖子后仰,最后抽搐而死,13日又有4只大雁发病。因怀疑其患传染病,怕引起流行,故将其余大雁紧急宰杀。14日2只野鸭突然死亡,25日龄小孔雀死亡3只,鸵鸟死亡2只,17日、18日两天时间成孔雀共死亡30只。


  2.临床症状


  12月12日死亡的2只大雁,饲养员擅自将其扔进饲养场旁边的土坑中(被兽医人员发现后,于13日进行了相应的急宰和消毒处理),14日又死亡2只野鸭,15日发现剩下的野鸭大多数嗜眠、缩颈、腿软,不愿走动,食欲减少,眼有分泌物,粪便稀薄呈绿色;部分野鸭腹部臌胀,其中两只野鸭摇头、背脖。


  随后(16日)5只小孔雀突然倒地死亡,18日又有30只成孔雀死亡。不久,21只孔雀精神沉郁,食料减少,羽毛松乱,不喜活动,打瞌睡;缩颈闭眼,流眼泪,眼结膜发炎;翅膀下垂,呼吸困难;粪便稀且尿酸盐较多。立即静脉注射青霉素G480万单位和生理盐水120毫升,但无效,并于第二天早上死亡。16日早,几乎于小孔雀死亡同时又有1只鸵鸟突然倒地死亡,死前一个小时还未见异常。18日又发现两只驼鸟精神差,不食饲料,并于第二天早上死亡。19日下午又出现两只驼鸟精神沉郁,食料减少,羽毛松乱,缩颈闭眼,流眼泪,翅膀下垂,呼吸困难,体温分别为42.5℃和42.4℃,白色稀便。次日又有2只驼鸟咳嗽,口流黏液。19日将死亡的各种珍禽送往实验室检验。


  3.剖检病变


  各种珍禽的剖检变化以败血症为主要特征,具体病变如下:


  小孔雀:气管充血、出血;心冠状脂肪出血,心内膜出血;肌胃黏膜下有严重出血点和出血斑,腺胃充满黏液,十二指肠、直肠和泄殖腔出血严重,空肠、回肠也有不同程度的出血,盲肠扁桃体肿胀、出血。成孔雀肝脏肿大,布满针尖大或针头大的出血点,并有针尖大小、边缘整齐的灰白色坏死灶。


  鸵鸟:当向解剖台抬病死的鸵鸟时,其中一只口中流出黄白色黏液。剖检见其气管黏液性出血;腺胃黏膜轻微出血,肌胃黏膜下出血严重,肌胃与腺胃交界处有溃疡,十二指肠和空肠黏膜出血,小肠肠管内充满液样内容物,盲肠黏膜有扣状肿,回盲口处出血严重,盲肠扁桃体肿大、出血,直肠、泄殖腔出血严重,肝脏肿大,布满针尖大或针头大的出血点,并有针尖大小、边缘整齐的灰白色坏死灶。在肌胃内还发现有一个15厘米长铁钉,钉子周围组织坏死。其他病变基本与前一只相同。


  野鸭:口腔、气管有较多黏液;心包内积有淡黄色液体,心冠状脂肪、心内膜出血,心外膜点状出血。整个肠道出血,十二脂肠和直肠尤其严重,泄殖腔出血;肝脏微肿、有点状出血,表面有许多坏死灶;脾未见异常。


  4.实验室检查


  (1)无菌操作法取大雁(因为大雁最先死亡并最先送检)的肝、脾涂片,心血推片,作革兰氏染色和瑞氏染色,镜检,见革兰氏阴性、两极着色的球杆菌。


  (2)病料分别接种血液琼脂平板和麦康凯琼脂培养基,经37℃、24小时培养观察,血液琼脂平板上形成表面光滑、边缘整齐、圆形、湿润、露珠状小菌落。镜检,见大量两极浓染的革兰氏阴性球杆菌。


  (3)将分离培养的菌落移种血琼脂平板,将37℃、24小时培养的纯菌培养物分别接种于葡萄糖、蔗糖、乳糖、鼠李糖培养基和蛋白胨水。24小时和48小时各观察发酵情况,其中葡萄糖、蔗糖阳性;乳糖、鼠李糖阴性;48小时后的蛋白胨水作靛基质试验为阳性。


  (4)将送检的其他珍禽的病料分别作相同的检验,其结果与大雁检验结果完全相同。随后将每一种珍禽的致病菌都送至省级兽医部门分别进行血清型的鉴定。


  5.致病性试验


  (1)用20日龄健康的、未接种过巴氏杆菌菌苗的星杂579小鸡20只,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各10只。试验组每只肌注分离菌株的24小时肉汤培养物0.5毫升;对照组10只,每只肌注同批无菌肉汤0.5毫升。结果,实验组鸡只接种11小时后见其精神沉郁,羽毛松乱,厌食,不喜活动,至21小时死亡1只,至32小时全部死亡。将病死鸡剖检、观察病变、分离培养、组织染色镜检及生化试验,结果与自然病例相符,而对照组无异常。


  (2)取21只健康的12日龄北京肉鸭,平均随机分为3组:试验 2组,对照1组。第1试验组每鸭肌注射1毫升大雁的细菌培养物;第2试验组每鸭肌注1毫升野鸭的细菌培养物;对照组注射1毫升生理盐水。24小时后,两个试验组的7只鸭相继发病,第4天相继死亡。其症状、病变与自然发病鸭相同,对照组7只鸭均健活。


  经省级兽医站鉴定得知,各种珍禽致病菌的血清型全部相同,均为5:A型。


  综合以上情况诊断为多杀性巴氏杆菌所致禽霍乱。


  6.药敏试验


  用药敏纸片进行药敏试验,该菌对链霉素、增效磺胺、庆大霉素高度敏感,对青霉素、氯霉素、四环素、强力霉索、红霉素等不敏感。


  7.防治措施及结果


  (1)将有病珍禽隔离治疗。


  (2)全场珍禽按每千克体重5000单位的剂量肌肉注射链霉素,每天2次,连用3天,同时复方敌菌净混料饲喂,连用5天。直至珍禽群不再发现新的病例。


  (3)全场孔雀、非洲雁和野鸭分别肌肉注射禽霍乱亚单位菌苗3羽份/只。


  (4)全场鸵鸟注射禽霍乱亚单位菌苗8羽份/只。


  (5)搞好场地卫生,彻底清扫禽舍和运动场,对污染场地和禽舍用5%~10%石灰乳进行消毒处理,并用百毒杀对鸟场全面消毒。


  经上述处理,病情很快得到控制,除11只(3只小孔雀、5只野鸭、1只非洲雁、2只大孔雀)病重死亡外,其他均恢复正常。


  8.结论和体会


  (1)根据临床症状、剖检病变、细菌学检查及治疗观察,确诊该病由多杀性巴氏杆菌引起。尽管确诊前饲养场兽医曾经用过药,但用药单一,只用青霉素,未能将发病鸵鸟治愈。如果当时和链霉素合用,一定能提高疗效。目前,许多养殖场受条件限制,不能及时做药敏试验。建议试验结果出来前联合用药,以提高治愈率。


  (2)大雁发病后,该珍禽场才发生禽霍乱,笔者当时认为大雁传染给各种珍禽的可能性较大。后来的实验也证明了这一点。病死珍禽的实验室检验结果和最先发病的大雁的结果完全相同,同是5∶A血清型多杀性巴氏杆菌所致禽霍乱。文献中未见到这么多种的珍禽互相传染禽霍乱的报道。虽然鸵鸟、大雁、野鸭、非洲雁都属禽类,但是仍应分开饲养,并建立一定的隔离带。刚从外地引进的珍禽,更应该接种疫苗并隔离一定时间,确认健康时再进入饲养场。


  (3)从该病例看,抗菌药和禽霍乱亚单位菌苗结合使用,可较好控制疫情,建议附近所有禽类养殖场都使用巴氏杆菌菌苗进行预防。


  (4)养禽场应严防病原传入禽群,新购进的禽类必须接种相应疫苗,并隔离观察一定时间,证明健康者方可合群。发生传染病后,应立即封锁禽舍,病死禽尸体要焚烧、深埋并严格消毒。本场各种珍禽发病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例子。受污染的场地、用具、禽舍应彻底消毒,以期将疫情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上一篇:微型肉犬良种-猪肉狗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此页-返回顶部